年後開工第一日,大家忙著回歸正常生活軌道,但我卻被突如其來的耳鳴所擾,去了一趟耳鼻喉科。沒想到本來不以為有多嚴重的嗡鳴,在專業診斷下是「突發性耳聾」,伴隨急轉直下劇情的,是我必須臨時住院一周,並且接受昂貴的「高壓氧」治療。七天以及後續療程估算下來的支出,差不多可以讓我報一團歐洲旅行了。


失聰急症與金額龐大的支出,化作壓力的眼淚,那一瞬間我真的好無助。尤其,當我聽到醫師說:「別擔心,如果妳有醫療險,這些都可以辦理賠。」但是,偏偏我沒有,二十幾歲的人仗著年輕、自以為豪爽的「爛命一條」……總之,忘了到底有多少個理由和藉口,我就是和那一張應該要有的保單擦身而過。

最後,我唯一能求助的,是在國際間奔波忙碌的父親。出差時電話不通是常態,但是,這一封簡訊我傳了好久,每打一個字都覺得自己很對不起父親。過去,我總以自己的獨立自主、不給父親增添煩惱而自豪,但是,這一次的急症在在反應出了自己處事思考上仍不夠成熟、周詳。

幾小時後,父親在開機第一時間回覆我,他在時差那一邊告訴我不用擔心,他會支付所有開銷,叫我一定要把病治好,不要怕……聽著父親穩重卻也為我擔心的急切嗓音。我在電話那頭只能哽咽地說好,說不出口的,是滿滿讓父親操心的歉意,以及無限感謝。

出了社會、離家而居之後,生活圈變得以自我及朋友為中心,和家人的互動常常託於一句「大家都忙」而輕忽了。但是,這次生病真的讓我徹底體會身為女兒的幸福,以及家人支持的珍貴,說來也許慚愧,但我真真認為,千險萬險,都抵不上「爸爸險」。父母願把子女擺在第一順位的心,或許真的只有已為人父母者才能體會,但這一次,我學到了。

 

本文刪修版刊登於聯合報婦女家庭版:http://udn.com/NEWS/LIFE/X1/6276626.shtml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娜娜 的頭像
貓娜娜

北投喵日常

貓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