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標∕不傳統的傳統女人

 

副標∕杜雯含辛耕耘,甜美豐收的婚姻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撰文∕柯延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航廈裡班機剛落地,無數旅客走在通往入境閘口的步道上。有人迫不急待掏出手機,撥電話給親友,報平安或分享旅遊趣事;有人感受到了「回家」的氣息,雖然難掩旅途的疲態,但也稱的上步履輕盈。但,杜雯一家人的腳步卻越來越沉重。她看著不捨與父親分別,有點生悶氣的孩子,好聲安慰:「不要緊,我們很快就能再和爸爸見面了。」抬起頭,又見心愛的丈夫眼神藏著落寞,心裡不由得更酸了。不長的一段路,再依依不捨也會走完,杜雯忍著感傷,帶著孩子走向入境海關,回頭對丈夫說:「送到這裡就可以了。」縱使不情願,李建軍也只能鬆開妻小的手。臨別的最後一瞥,杜雯看著李建軍孤獨的背影走向轉機的候機室,只能暗暗在內心祈求,一家人能歡歡喜喜在台灣團圓落腳的那一天,盡快到來。

 

這段猶如電影與小說中才見得到的離情與無奈,佔據了杜雯與李建軍結褵二十年的婚姻生活近一半的時光。時空回到一九九三年,當時星路正好的媒體寵兒杜雯,所主持的節目〈五光十色〉被受邀來台的「人體工程學」大師李建軍看見,李建軍對她驚為天人,立刻商請身邊的朋友安排兩人會面。「當時的媒體對我們的戀情做了許多很怪力亂神的報導,還說我被下蠱了。其實,他們並不知道,我初次和李建軍碰面時,我確實感覺到這個人的不凡,我還記得,那次我們握手,一碰到他的手我就有一種被電到的感覺。」這個聽起來十分浪漫的開頭,承接的卻是一段十分辛苦的愛情故事。杜雯和李建軍的相戀,一開始便遭到杜家人反對,為了李建軍,杜雯甚至飽受父母家人斷絕往來以對;再加上被媒體放大檢視,形成一股不可小覷的壓力。即便兩人排除萬難私定終身,落腳內湖度過一段短暫的幸福時光,但是,隨後李建軍便因政治因素被迫離開台灣,不得入境,也因此展開了杜雯除了要一手帶大孩子,更不時要提起行囊,遠赴不同國家與夫婿相會

 

以家為重,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

杜雯與李建軍的婚姻,展現了一個她既傳統與不傳統的特質;不傳統的部分,當然是她毅然決然選擇真愛的那一份勇氣,傳統的,則是她婚後完全拋開過往的明星生活,完全以丈夫、家庭為重。「我的孩子還沒上小學之前,就跟我走了二十幾個國家去探望我先生,翻開護照,出入境章蓋的滿滿都是。」她表示,這樣曲折的人生經歷,說沒有挫折感是騙人的,但是,自己之所以有辦法堅持、走過,都歸功於李建軍是一個很負責任,讓她充滿安全感的人。

 

「當年他不得不離開台灣時,不僅把我們買的房子貸款都繳清了,為我買好了車,還把身上所有的現金留給我,讓我們母子衣食無虞。然後,他每到一個國家工作,安頓好之後,就會盡快接我們母子出國團聚。」只是,那一段「夫唱婦隨」浪跡天涯的日子,是否改變了杜雯對「家」的觀念?「我都教育孩子,有家庭成員在的地方,就是我們的家。」因此,杜認為她並不會受到制式的「家」所拘束;能夠伴在家人的身邊,家是建立在旅館、飛機上、或者親友的住處,就一點也不重要。

 

有李健軍在身旁時,杜雯就像個倍受疼愛、百依百順的小女人;她說,她從不需要自己逛街買衣服,因為李建軍旅行國外時,便會為她採買好一季的衣物。「他眼光好,所以他喜歡看我穿什麼,我就穿囉!」但是,當李建軍為了工作旅行於世界各地時,杜雯便一肩挑起父親與母親的雙重角色,不僅照顧孩子的三餐起居,甚至挽起袖子修水電、馬桶,完全展現出台灣女性隱藏在溫柔中的韌性。而在媒體前料事如神、散發穩重氣息的「李大師」,也只有杜雯才看得到他細膩的另一面。杜雯說,李建軍雖然不常陪在她和孩子身邊,但是電話絕不少、節日絕不會忘;當初美國新家落成時,會連牙籤、棉花棒等等最細微的日用需求都安排好,才把她們母子接過去。這些細節在在展現出「李大師」暫放手中的事業時,也就單純地是一個愛妻顧家的好男人。

 

珍視相惜,柴米油鹽灼見真幸福

過去那些生命的磨難,成就了今日杜雯與李建軍婚姻的甜美;談到如何維繫婚姻?杜雯說:「我們因為不能常常見面,反而更珍惜相聚的時光,自然而然對這得來不易的婚姻生活格外重視。」問起給一般人的建言?杜雯認為,想要婚姻長久、美滿,要先從「看重」開始:「結婚、離婚不應該是隨隨便便的事,現代人或許就是不夠看重,所以還沒努力就放棄了,實在可惜。」她也不諱言,對婚姻的態度若輕挑地認為「不合則去,再找就是了」,這樣的人到底能有多幸福?她並不看好。

 

至於夫妻實質的相處上,杜雯也說:「夫婦,免不了會吵架,但就是要學著各退一步。」像她兩人之間偶有爭執時,先發起脾氣和先低頭倒歉的,都是李建軍;而她,就是事情過去就算了,並不會咄咄逼人,畢竟「見個面都不容易了,哪還需要花力氣在不高興的事情上。」除此之外,杜雯表示培養共同的興趣也是必要的,即使只是簡單的散步、看電影都好,有時候越是平凡的柴米油鹽生活,加上了一顆珍惜彼此的心,越能看見細水長流的真幸福。

 

「雖然您沒有女兒,但如果有女兒,會支持她像您一樣,選擇一段令人『嚇一跳』的感情嗎?」採訪到末的提問,似乎觸及了杜雯尚未擁有女兒的些許遺憾;只見她眼神明亮、嗓音輕快地說著,自己若有女兒會如何安排她的生活、準備怎樣的學程、給予哪些支持……至於「假想的女兒」在選擇另一半時可能帶來的衝擊?杜雯笑了笑:「我應該可以調適得很好,因為我自己是個先例。」不過,隨後又列出一條但書,「我想,我還是會跟她說,那個人條件要比妳爸爸好,妳才能跟他去。」從杜雯身上,我們除了看見了一個女人對婚姻的珍視,更有對丈夫無盡的敬愛與崇拜,令人不禁為李建軍感到欣慰,有妻如此,夫復何求?「愛人者,人恆愛之」這句話套用在杜雯的婚姻觀上,或許正說明了她何以擁有今日令人無比羨欽的婚姻生活。

 

【關於杜雯】

◆出生於台北市,國立藝專戲劇科畢業,榮獲1988年佳樂中國小姐第六名,及中華民國第二屆梅花小姐。

◆曾主持金曲龍虎榜五光十色、等綜藝節目,並參與玫瑰豪情等多部戲劇演出,並與曹啟泰先生搭檔主持第三屆金曲獎。

1993年情定人體工程學派創始人李建軍,目前育有二子,定居洛杉磯。◆著有《我的丈夫李建軍》、《一朝天子一謀士》等書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娜娜 的頭像
貓娜娜

北投喵日常

貓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